如果心里始终装着那些过逝的亲人,朝着故乡的方向遥鞠一躬,照样是一种可行的祭拜方式。

近日,网络上出现了不少云祭扫APP,然而有媒体记者随机试用几款云祭扫APP后发现,祭拜对象的信(xin)息可『ke』以随意填写发布,软件中没有任何监管和审核措施,存在侵害他人个人隐私的隐患。

清明时节寄相思{si},祭扫先人是我们悠久的传统,为了方 fang[便人们祭祀,清明节更是成为了(liao)法定节假日。不过近些年来,网络祭扫包括花钱找人代为扫{sao}墓,变得日益流行,尤其是在《zai》疫情的影响下,因为无法返乡祭扫,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云”祭扫,远程寄托思念。

在强大的市场需求下,不仅线下代【dai】祭扫行业日渐火热,一些互联网公《gong》司,也推出了各种网络祭扫的APP,用户只需要登录,上传离世亲人的信息,便能够在线祭扫,有效满足了大家祭拜先人的需〖xu〗求。

然而,在网络祭扫逐渐流行的同时『shi』,各类乱“luan”象也层出不穷。比如隐私问题,如报道提到,平“ping”台对用户上传的信息,并没有严格的审核机制。这意味着,一【yi】方面相关信息可以随意编造,可能出现侵犯他人隐私的行为;另一方面,个人上传的信息可能得不到保护,存在泄露 lu[的风险。

再如,诱导消费问题。在“zai”有的网络祭 ji[扫平台上,各种虚拟的祭品都需要付费,价格不菲,像报道就提到,“一套祭奠套餐最贵的需要支付3541.23元”。并且平台为了 *** 用户消费,还设置‘zhi’了类似于打榜的玩法——使用的祭奠品越多,“纪念馆”排名越靠前『qian』。

↑图据荔枝新闻

网络祭扫平台开门做生意,可不可以‘yi’提供虚拟《ni》付“fu”费祭品?当然可以。平 ping[台的运营,包括用户信息数据库的维护,都需要相应的成本,收取费用理所当然。再者,这些平台也并没有强迫用户花钱,要不要花钱购买 mai[虚拟祭品,决定权还是在用户手上。

但问题在于,毫无标准的漫天要价,把网络祭扫搞成(cheng)打榜式的(de)营销,这多少让祭祀行为有《you》些变味了。更何况,平「ping」台的这种商业模式,是建立在审核机制不完善、隐私保护存在巨大隐{yin}患的前提下的。一《yi》边存在信息安全漏洞,一边不停的诱导消费,吃相未免有些难看了。

事实上,像网络祭扫所【suo】需的“祭品”,本《ben》身是虚拟物品,定价的自由空间较大,平台要想让用户心甘情愿地花钱,就更应“ying”该做到公开透明,让价格处在一个合情合理的区间,而不是‘shi’抱着宰一个是一个的“de”想法,胡乱设定价码, *** 〖ji〗用户攀比消费,让寄托哀思的行为《wei》沾满铜臭。

网络祭扫出现的这些乱象,说到底还是新事物发展太快,而行业监管相对滞后的结果。对于逐(zhu)渐增多的祭『ji』扫平台,应该加大监督执法力度,保证消费公开透明。此外,还得敦促相关平台《tai》完善隐私保护,对用户上传的一些隐私信息,如身份、人脸等,设置密不透风的防火墙。

其实,一些无《wu》法返乡祭祀的人也应该看到,清明祭拜,到场的仪式感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内心的情感。对先人的哀思,很难用简单的消费排行榜来衡量。如果心里始终装着那些过逝的 de[亲人,朝着故乡的方向遥鞠一躬,照样是一种可行的祭拜方式。

而且,为了方便大家“指尖寄哀思”,现在不少地区的政务平台,都开辟了网络祭扫通道。对于有网络祭扫需求的人而言,与其在一些互联网公司打造的商业APP上花钱消费,还不如选择这些更加规范的官方渠〖qu〗道,心意到了,还不至于掉入一些消费陷阱。

Allbet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一套祭奠套餐3500元还可打榜排位 媒体:“云祭扫”别搞得满是铜臭
发布评论

分享到:

法国外交部召见俄驻法大使 宣布驱逐俄外交官的决定
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