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发觉,现在的网球比赛呈现越来越明显的同质化趋势?

如果有一项技术能把直播画面上球员的脸和衣服遮挡起来,你就会发现绝大多数的网球比赛都很雷同,甚至千篇一律。

从发球开始,接着是底线正反手对轰,偶尔再变一下线路,或是改成反手切削,最后以底线的制胜分、受迫性失误或非受迫性失误终结这一分。

这是最常见的比分终结方式。当这样的终结方式累加起来后,就是一局、一盘、一场比赛的终结方式。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也会出现其它得分方式,比如网前的高压或截击得分、穿越得分、放小球挑高球得分等等。

如果做个详细的统计,将底线正反手抽球得分累加起来,记作为X;再把高压、截击、穿越、放小球等得分也累加起来,记作为Y,这样我们就可以计算出X和Y在总得分Z中所占比例。

但是,没有人做过这样的统计分析,仅凭我的直觉判断,X/Z的数值大约在60%左右,其余所有得分方式加在一起的比例估计不会超过40%。

以上考察的角度是基于球员和比赛风格,我们不妨再换个角度想一下,赢得观众掌声和欢呼的主要是哪些得分手段呢?或者说,观众会因为什么而起立鼓掌、尖叫发狂呢?

遗憾的是,我们仍找不到这方面的统计数据。那我不妨再凭直觉大胆猜测一下,那些不是通过底线正反手,而是通过其它非常规方式的得分,更容易激起观众的兴趣。

这么猜测是基于以下两点分析。

其一,底线正反手得分是最常态化的操作,观众已经见怪不怪了。换句话来说,这种得分方式因为发生得过频过多而变得平淡,观众对此已经出现了审美疲劳。除非底线撕扯的角度足够大、回合足够多,否则很难得到观众积极的回馈。

其二,球员的技术和稳定性有了很大提升,这无形中拉高了观众的欣赏阈值。比如,底线正反手抽球,只要球的落点不够深,线路不够斜,绝大多数球员都不会出现回球失误。这样的多拍相持,球员或许已累到口吐白沫,但观众往往无动于衷、心平气和,反倒是低级失误更容易吸引球迷的兴致,但往往招来的不是掌声,而是咒骂或幸灾乐祸。

换句话来说,球迷花钱买票进场观看,是为了寻求刺激的,是为了看精彩球的,是为了达到颅内高潮的。说到底,大多数看球的人仅仅是图个乐子罢了。如果球员奉献的是一场平淡无奇、无聊无趣、水准低下的比赛,还能有多少球迷去关注呢?

当然,我们也不能无视超级球星对票房的带动作用。问题的关键是,如果球星的迭代出现青黄不接,网球又靠什么来支撑和维持票房呢?正如很多人说的那样,没有三巨头的比赛,我就不看网球了。

国际网球联合会(ITF)在《2021年全球网球报告》中写道,“草根网球是一切的起点,ITF与210个成员国一道,致力于到2030年将全世界网球人口再增加3000万。”

,

足球博彩平台www.huangguan.us)是皇冠体育官网线上直营平台。足球博彩平台面向亚太地区招募代理,开放皇冠信用网代理申请、皇冠现金网代理会员开户等业务。足球博彩平台可下载皇冠官方APP,皇冠APP包括皇冠体育最新代理登录线路、皇冠体育最新会员登录线路。

,

如果网球比赛越来越同质化,越来越平淡无聊,那又如何去吸引新的球迷,吸引新的人口投身网球运动呢?毕竟,失去了人口支撑,一切都将难以为继。

网球同质化不仅是因为打法的趋同化,还因为比赛程序和管控措施日益严格、趋同,甚至死板。比如,前几天四大满贯联合宣布,决胜盘6-6之后都实行抢十制。

毫不客气地说,相比其它运动项目,网球的变革步伐几乎是最缓慢的,对比赛环境的管控几乎也是最严格的,对球员个性的压制几乎也是最无情的。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几大网球组织越来越体制化和官僚化,他们更容易抱团,而不是尝试新的改革。

球员从上场到退场,其间所有的程序、步骤和时限都是固定的,挑边、热身、比赛、局休、盘休、赛后采访,这些都在规则手册里写得清清楚楚,容不得一点更改。至于掌控全场的主裁,在大部分时间里就像是一部没有血肉、没有灵魂、没有温度的报分机器。

无论何时,球员都不可以有指向地骂脏话,不可以砸球拍,不可以做出不尊重对手、观众、工作人员的举动,否则的话,规则手册里的惩罚措施就会得到严格落实,没有人能逃脱得了。

这么说并不是鼓励球员做出不文明、甚至违法的举动。正如纳达尔在评价兹维列夫砸裁判椅招致的惩罚事件那样,如果不严格执法的话,“球员会越来越放肆,网球也会变得越来越危险。”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那么多繁文缛节的规则在确保网球比赛安全有序的同时,也正在把网球捆绑得越来越紧、越来越死?

捆绑扼杀了球员的个性,是不是让网球失去了趣味性、刺激性和争议性?而这恰恰是一项运动具备持久吸引力的重要因素。

照这个思路一路推导下去的话,我们很容易得到一个看似荒诞的结论――网球需要巨星的加持,也需要恶棍带来流量和关注度。

写到这里,你大概就会猜到我想说什么了。没错,像克耶高斯这样的人,对网球的普及推广或许也能产生积极的作用。

从现实来看,网坛出现克耶高斯这样的“异类”是不可避免的,这类似于生物的多样性和差异化基因的传承,即便没有克耶高斯,也会有张耶高斯、王耶高斯。

盘点过往40多年的网坛,顶尖球员中就有不少“坏小子”,比如麦肯罗、阿加西、里奥斯、萨芬都是颇具争议的人物,他们在球迷中大受欢迎,并且为网球带来了可观的票房和关注度。

但是,最近10多年来,顶尖球员越来越谨言慎行,他们在球场内外战战兢兢,自发磨平了棱角,成了缺乏个性的“好好先生”。正如很多人批评的那样,绝大多数新闻发布会都无聊透顶,球员说了那么多话,但又什么都没说。

前天的印第安维尔斯,克耶高斯在输给纳达尔之后,“大言不惭”地说道:“我感觉我正在帮助网球运动,我带来了关注度,所有那些认为我对这项运动很不好的人都是蠢货!”

冷静下来细想一下,克耶高斯的话是不是有点“话糙理不糙”的意味?

Allbet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质(zhi)化正在毁掉网球,克耶“ye”高斯‘si’才是网球的救赎者?
发布评论

分享到:

皇冠官网(www.hg9988.vip)
2 条回复
  1. 皇冠足球(www.hg9988.vip)
    皇冠足球(www.hg9988.vip)
    (2022-04-10 00:02:12) 1#

    “纷歧定是一些技巧或方式,而是凭证自己每小我私人差其余特点找到跟对方相处的一种属于自己的方式。”恨不早点看见!

  2. 皇冠信用盘(www.hg108.vip)
    皇冠信用盘(www.hg108.vip)
    (2022-11-21 00:10:28) 2#

    众所周知,由于母语不是英语,火箭新秀申京很少接受英语的采访,近日火箭主帅萨拉斯表示,申京正在努力学习英语中,今天早些时候,申京在社交媒体上,晒出了自己之前的比赛照,然后写道,“我想念这比赛。”爱了爱了,抱走。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